考的好妈妈就是你的老婆 孩子要我和他那个我同意了

  盛君御有些吃惊,毕竟之前这个女人可是很抵制这也课程的,一副要她命的样子,现在不仅不排斥还主动提起,简直是峰回路转。

  盛君御审视地看着莫南栀,那双洞察世事的双眸,却无法看清莫南栀此刻的心。

  “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?”

  莫南栀不好意思说要回报他,只能低着头,手指乱动,她随便拿了个理由搪塞:“人总是会变的,我也想越变越好!”

  盛君御听了倒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,便不再追究她改变主意的原因了,他突然板着脸,正色道:“从明天开始我会安排下去,让你去学习那些课程的,不过现在我要看一下你的基本功。”

  “啊?难不成还要测试吗?”莫南栀觉得头大。

  盛君御点头,难得赞赏一句:“你猜得不错,我现在要测试一下你的基本功,才知道你该从哪些方面学。”

  莫南栀突然觉得她就不该脑子进水,主动要求学习课程的,现在就像掉进了龙潭虎穴,想出都出不去了。

  过了半个小时,盛君御扔给了她一套全英文的,足足有十页长的卷子,冷冷地扔下一句话:“两个小时内做完!”

  莫南栀觉得她的脑袋都要爆炸了,看着那些一连串的英文,她觉得眼睛在冒星星,自从毕业后她就没怎么用过英语了,荒废了不少了,现在要捡起来,恐怕有些难度。

  可是盛君御就坐在她的不远处,黑眸灼灼地盯着她,就像高考上捉作弊的老师,眼睛凌厉,脸硬邦邦的。

  莫南栀在心里无数遍地懊恼后,最后还是认清现实了,咬着牙,和手中的十页英语卷子奋战,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脑细胞,才在盛君御规定的两个小时内交卷。

  把卷子交到盛君御的手上时,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心又不禁悬了起来。

  如果盛君御是改卷老师,恐怕一定会是史上最严厉的改卷老师。

  漫长的五分钟过去了,盛君御看完卷子,给了她一个结论:“笔试做得还可以。”

  莫南栀才松了一口气,毕竟当年她的英语还算不错。

  事实证明她开心的还太早了,下一秒就听到男人面无表情地开口道:“接下来是口语!”

  莫南栀感觉胸口的淤血都快要吐出来了,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而十分钟下来,盛君御用他完美流畅的美式英语,完美地击败了她,整个过程,盛君御说十句,她只能磕磕绊绊地答上一两句。

  毕竟盛君御的英文就像机关枪一样扫射,她能听懂已经算是勉强了,更别说回答……

  毫无意义,盛君御毫不留情地吐槽:“你的口语简直烂到极点了。”

  莫南栀又气恼又羞愧,盛君御有些恨铁不成钢,最后男人做出了决定。

  “从明天开始,你每天早上去上英语课,我给你安排了美式发音的课程。”

  莫南栀刚应下,就听到房门被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。

  莫南栀狠狠地跺跺脚,最后只能无奈地叹息。

  不管她怎么样,她必须要努力才行。

  第二天起来她才知道,盛君御已经把她的学习的课程都安排好了,上午去学习英语,下午去学习礼仪课程,简直不给她半点喘气的机会。

  幸好上午的英语课程还算是顺利,可是她根本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,就被拉着去上下午的课程了。

  和英语课程不一样,礼仪课程的氛围就格外不一样了,来学习的人都穿得光鲜亮丽,明显精心打扮过了,身上的衣服都是名牌的。

  而她们的任课老师叫做丽莎,四十岁左右,却风姿卓越,丝毫看不出她的实际年纪,一举一动,都优雅,大方得体,就像礼仪界标杆一般的存在。

  莫南栀也听说了,来丽莎这里学习礼仪的,都是一些削尖了脑袋想要嫁入豪门的女人,这些女人都不是善茬,翻动风云的手段可是厉害得很。

  “你们来我这里学习,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,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,来这里有什么目的。我只想要你们记住一点,能不能得偿所愿,以后荣华一生,就看现在的造化了。”丽莎很清楚她们的目的,所以说话并没有拐弯抹角,大家都心知肚明,“我以前经常跟欧洲贵族打交道,所以他们的穿衣打扮走路姿势和忌讳,我是非常清楚,而豪门很推崇欧洲贵族的生活方式。”

  “你们要想得偿所愿就必须要按照我说的去做,知道吗?”

  莫南栀虽然不认同,可是也只能跟着大家附和。

  从坐姿,站姿都有很多规矩和讲究,莫南栀虽然不想学,但是已经来了,只能拿出十二分精神去应付,她很认真,学得特别快,连一向严肃的丽莎也不由得赞赏了她一句。

  “不错,你学得挺快的!”

  就这么一句话,就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。

  那些目光很复杂,可是莫南栀却清楚没有羡慕的。

  “下面我们来练习倒酒,这倒酒非常关键,你们要注意了。”丽莎说了一通,还演示了一遍,莫南栀看得很认真,她的记行一向很好,有些东西一遍就能记住了。

  “好了下面你们就分组练习,我会一组组检查,看哪一组完成得比较出色。”

  分好组,莫南栀看了看周围的人的操作,她也开始了,在她专心致志地倒酒的时候,却有人碰了她一下,她手中的酒直接就洒了出去,溅到了同组的秦潇身上了。

  下一秒秦潇浅白色的长裙,就映出了一大片酒红色。

  “你……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秦潇惊天动地地大叫一声,狠狠地瞪着莫南栀。

  莫南栀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,她连忙拿出纸巾,上前想要替秦潇擦拭衣服。

  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刚刚我被人撞了一下……”

  秦潇却用力地甩开她的手。

  莫南栀的手被甩到了桌子上,她觉得手骨一痛,整个手背都红了一片,她咬紧牙关,把这份痛压了下去。

  “你是不是疯了,竟然敢把酒溅到我的身上,你怎么这么恶毒啊!”

  “秦小姐,我真地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……”莫南栀只能再次诚恳地道歉,就算刚刚事出有因,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恐怕秦潇也不会听她的解释。

  “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把一切都抹掉了吗?你还真是轻巧啊!你把我秦潇当成什么了,这么好打发的吗?”秦潇得理不饶人,处处逼迫。

  莫南栀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心静气地和秦潇谈。

  “秦小姐,要不然你把衣服给我,我把你洗干净,这样可以吗?”

  秦潇听了,哈哈大笑,嘲讽而尖锐:“洗干净?你愿意给我洗,我还不敢穿你洗的衣服呢?就怕沾染上你的气息!”

  “你……”莫南栀脸色气得发紫。

  “我什么啊!你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是真心想道歉,我怀疑你根本就是故意把酒泼到我这边的,就是想让我出丑是不是!”秦潇蛮横无理,甚至上前抓着莫南栀的衣领,气势咄咄。

  莫南栀被她逼得向后一步步退,身子撞到了桌角处,她疼得眼泪都往眼眶挤,她强忍着才没有落下。

  “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  “我管你是故意还是无意,反正现在我的衣服毁了,你就得赔给我!”秦潇潇扬起了下巴,仿佛自己是骄傲的白天鹅一般。

  这也算是意料之中,怎么看秦潇也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莫南栀深吸了一口气,谁让她倒霉碰到了这种事,还碰到了这么蛮不讲理的人,她也只能忍了,希望可以息事宁人。

  课堂上的其他人都看过来了,议论纷纷。

  莫南栀不去理会那些异样的目光,开口问道:“那你想怎么赔?”

  秦潇鄙夷地打量了莫南栀一眼,支着下巴,却没有急着回答,似乎在考虑,又似乎故意吊着莫南栀一样,过来很久,她才伸手,做了一个“五”的手势。

  “五百?”莫南栀疑惑地问道。

  “五百,你该不会是来搞笑的吧!”秦潇突然捧腹大笑,周围的人也跟着笑起来,看着莫南栀都是轻蔑鄙夷,似乎她脑壳什么天大的笑话。

  周围的声音不断冒了出来,不过全是针对莫南栀的。

  “五百块钱她竟然也说得出口啊!”

  “可能她以为所有的衣服都和她身上穿得那么便宜,你没看她身上的那些衣服吗?加起来都不超过五百块钱啊!”

  “是啊,这么穷,别说穿名牌衣服了,恐怕连见都少见吧!”

  那些刺耳的议论,一声声地钻入她的耳朵里面,她们每个人都面对讥讽,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仿佛她们是枝头的凤凰,而莫南栀是低到尘埃的人一般。

  “这真地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了,我这件衣服怎么可能只值五百块啊?”秦潇扬着高傲的脸,俯视一般地看着莫南栀,“是五万块钱啊!”

  “五万?”莫南栀几乎以为她听错了,不过是一杯酒水洒到衣服上,就要五万块钱,“秦小姐你这和抢有什么区别?”

  秦潇不以为意地笑了,她就想看到莫南栀这样无能为力的样子,谁让一来上课,莫南栀就出尽风头,竟然还让丽莎点名表扬,她怎么能让这个穷酸的女人抢了她的风头呢?

  “那你问问大家五万块钱合不合理,我这可是法国知名设计师Joe亲手设计的,独一无二,现在你一杯红酒就毁了,我要你五万块钱已经算是少了!”

  “是啊,秦潇这个要求很合理!”

  很快她们就纷纷附和,虽然被红酒溅到只是一件小事情,但是她们就要小题大做,谁让莫南栀抢了她们的风头,学习得那么快,万一真让她成了嫁入豪门,那么她们的机会不就!少了吗?

  “你们……”莫南栀气恼地看着这些人,很明显这些人都站在秦潇这边,可笑的是,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她说话。

  “怎么不想赔吗?”秦潇双手撑着腰身,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。

  “做得出不敢当,还有脸来学礼仪课程,我想她根本不知道礼仪两个字怎么写吧?”有人哈哈大笑。

  “对啊,还想嫁入豪门,简直是痴心妄想!”

  莫南栀紧紧地拽着拳头,她努力压制心里的怒火,盛君御让她来这里是学习的,不是挑事的,冲动绝对不是解决事情的方法。

  莫南栀努力冷静下来,想到了丽莎,毕竟丽莎一开始说过,让大家彼此不要介意课堂上的一些错误过失。

  如果由她出面,或者事情会好一些。

  事情闹得那么大,丽莎自然也是知道一些,本来她不太想管,毕竟来学习的这些人,身份错综复杂,不是她能管得了的。

  “丽莎老师,我想请您出面调解一下,虽然我是不小心洒酒溅到秦小姐了,可是我是真心道歉,也想得到她的谅解,可是五万块钱实在太贵了。”

  “莫南栀你!”秦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厚脸皮,会去请丽莎出面,不过丽莎的面子,她们总要看几分。

  “丽莎姐,你看她说得那么轻巧,可是我的这件衣服都毁了,我本来还打算这个星期去参加豪大集团举行的慈善晚会上穿的,现在全都毁了,我只是想让她弥补一点小小的损失而已。”秦潇说得头头是道,还满脸的可惜无辜。

  一旁围观的人,更是坚定地站到了秦潇这边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丽莎姐!”秦潇扭着身子,一副委屈的样子。

  莫南栀捏紧着拳头,她现在只能把希望放在丽莎的身上了,毕竟现在孤立无援,对于她来说处境非常不利。

  丽莎看了看莫南栀,又看了看秦潇,才开口说道:“既然秦潇都说了她的衣服那么贵重,你确实应该赔偿她,不过同学一场的份上,秦潇你给我个面子,让她赔偿一半就好了!”

  莫南栀不可置信地看着丽莎,她以为丽莎至少会公正处理,现在看来分明是站在秦潇那一边,她站在中心,她所谓的老师,同学看着她的目光,都带着深深的鄙夷和恶意。

 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?这些人全都站在秦潇那边,把她孤立出来,针对她。

  “丽莎老师,难道你也觉得赔五万块钱合理吗?”莫南栀捏紧拳头,双眼愤恨。

  “看在丽莎姐的面子上,你赔一半就好了。”秦潇一副大方的样子。

  “你看,现在秦潇同学也同意让你只赔一半就好了,你就别计较了。”丽莎一副调解员的样子,可是莫南栀不难看出,她是站在秦潇这边。

  “对啊,两万块钱而已,这样都赔不起吗?”

  “秦潇已经很大度了……”

  莫南栀孤立无援,百口莫辩,心里愤愤不平,她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,不,就算有,她也不可能真地赔偿,秦潇明显是要让她下不了台面,她怎么可能如秦潇所愿呢?

  看着那一张张等着看她笑话的脸,莫南栀紧咬牙关,猛地她脑海闪过一个主意,她的眼神变得镇定了,她从容地对丽莎道:“给我十分钟,我会给她一个满意的赔偿的!”

  “呦,该不会是拖延时间的借口吧?”秦潇双手环胸,嘲讽地嗤笑道。

  莫南栀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没有争辩:“不过十分钟而已,我还能跑吗?”

  “谁知道呢?你这种穷酸的女人有什么做不出来的!”

  丽莎见局面又有恶化的趋势,连忙打住:“好了,就给莫南栀十分钟,如果她赔偿不了再说!”

  “哼!”

  在众人嘲讽的目光中,莫南栀镇定自若地返回了更衣室,从随行的包包中拿出了那套盛君御给她买的衣服,即使盛君御那天给她买了很多衣服,可是她不太习惯穿这些名牌,觉得太过张扬了,可能就因为她一身平价的衣服,才会被这些人看不起吧!

  莫南栀有些嘲讽地想着,她盯着眼前这身衣服看了很久,深吸了一口气,她以为她一辈子都不会穿,没想到今天为了争这口气,动用到这套衣服了。

  “怎么这么慢啊?十分钟快到了,这个莫南栀究竟在搞什么鬼啊!”

  “该不会是真地想耍赖吧!”

  那些人都想着看莫南栀的笑话,都急不可耐地议论纷纷。

  可是当莫南栀从更衣室出来,她们都瞬间傻眼了。

  莫南栀一袭藕粉色的V字领长裙,领口处薄纱覆盖,白色的蕾丝花朵星星点缀,显得清新脱俗,修长的裙摆显出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,而这清丽粉嫩的颜色,完美地衬托出她如雪的肌肤,她头发扎成了一个低马尾,款步而来,就像误闯凡间的仙子一般,美得不可动容,气质悠然。

  刚刚还眼带嘲讽的人,现在都瞪大着眼睛,有的甚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。

  简直是丑小鸭变天鹅一般的剧情。

  刚刚那个穿着一身平价衣服的女人,瞬间就脱胎换骨了,仿佛变成了温室中的公主一样。

  “我看你这套衣服最多就是高仿,就是看着好看而已!”秦潇收起了吃惊,冷笑道。

  那些人听了也纷纷从震惊回过神来,都去踩低莫南栀。

  “对啊,她怎么可能买得起名牌!”

  莫南栀懒得和她们争辩,只是看着秦潇,走到桌子边倒了一杯酒,走到了秦潇潇的面前:“秦小姐,我刚刚泼了你一杯酒,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报仇!”

  “你该不会让我泼回来吧?”秦潇潇冷冷地笑道。

  “没错!”

  莫南栀的话一出,众人立刻议论纷纷。

  “她在搞什么啊!就是啊……”

  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抵消你对我造成的损失吗?”秦潇满脸嘲讽,“别说你这套衣服是从哪里来的,就算是你自己的,也值不了几个钱,难道我泼回你就能一笔勾销了吗?”

  那些人七嘴八舌的,不过都是嘲讽莫南栀的。

  “就是啊,这分明是想耍赖啊!”

  莫南栀看都不看一眼,只是定定地看着秦潇,眸子镇定无比,没有一丝慌乱,她高高地举着酒杯,带着一丝挑衅地反问:“秦小姐如此犹豫,该不会是不敢吧?如果不敢大可以明说,不用遮遮掩掩的!”

  “你说什么?我不敢?”秦潇成功被激怒了,“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秦潇不敢做的事情!”

  下一刻,秦潇就夺过莫南栀手中的红酒,狠狠地泼向了莫南栀。

  众人一阵惊呼,就看着那条仙气十足的裙子上,出现了一大片的红色酒渍,她们眼里不免得闪过可惜和心疼。

  多好的一件裙子啊!

  莫南栀这个时候才露出了笑容,却让秦潇看得心惊,仿佛落入了什么圈套中。

  “其实我忘了告诉你了,这条裙子值三十六万八千!”这是盛君御给她买的最贵的一条裙子,标价三十六万八千,盛君御买的时候,因为是VIP所以打折了,买下来的时候是二十几万,不过她可不打算告诉秦潇。

  在有些时候对别人太过手软就是对自己的伤害。

  “不可能,你怎么买得起这么贵的衣服……”秦潇完全不相信。

  “是吗?”莫南栀冷笑一声,随后拿起了桌子上的剪刀,把衣服的标价牌给剪了下来,扔到了秦潇的面前。

  标价牌上标着大大的三十万六千八,还有衣服的品牌雅娜,是国外最有名的独立服装工作室的品牌,他们不同于那些大牌广为人知,因为他们只供应高端客户,他们的衣服一向独一无二,独家定制版,很多模特明星走秀都偏爱这个牌子。

  “如果秦小姐还不信,我有发票和消费记录,甚至可以带你去我买这件衣服的店面核实,怎么样?”莫南栀欣赏着秦潇目瞪口呆的样子,她轻笑着说道。

  秦潇却半天不吭声,想来已经承认了这件衣服的价值了。

  孩子想和我那个我同意了和孩子之间发生,这种事情是违反伦理道德的,同时也会受到舆论的谴责的,建议您以后不要再有这种行为了。

近期发布

© 2023 污污污污视频下载 . Powered by WordPress. Theme by Viva Themes.